LOADING STUFF...

OpenAI创始人却投向决定人类命运的新方向

AIGC行业资讯11个月前发布 admin
3,002 0
  • 以前马云有一句话叫“所有的产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新做一遍”,现在,“所有的产业都值得用AI重新做一遍”也是成立的。越来越多的公司投入到人工智能开发的“军备竞赛”中,无非是AI会赋予企业更多的竞争优势和市场机会。
  • 2奥特曼投资最多的领域是可控核聚变。在GPT开发的过程中,最大的痛点是太过消耗能源,以至于大多数公司都耗不起。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唯一制约就是能源。人类文明所有科技树的发展,最后的本质都要归结为能源自由。
  • 3ChatGPT引发了大模型开发潮。但奥特曼似乎已经走向了新的产业创新的星辰大海中。这些领域可以作为未来产业方向的指引吗?关乎人类发展的未来吗?

OpenAI创始人却投向决定人类命运的新方向

腾讯新闻《潜望》冯清扬

AI(人工智能)开发的阵营正在被撕裂。一方面,SpaceX CEO马斯克觉得人工智能是召唤恶魔,纠集一批反对派抵制AI加速度开发,但据美国媒体Business Insider报道,马斯克近期却订购了1万块GPU(图形处理器)。竟然还是要开发AI的姿态。

另一方面,中国掀起了开发AI大模型的“大跃进”,4月份以来,几乎每天都有一场科技公司的发布会,包括商汤、360、毫末智行、昆仑万维、科大讯飞等等,宣告大模型的出世或预告大模型的出世。这直接引发了训练大模型的关键部件GPU价格暴涨了近50%。

当AI智能浪潮来临的时候,不对外秀一下,怎么能让外界知道我们的公关策略首先紧跟时代呢?

OpenAI公司开发出的ChatGPT石破天惊,也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和冲击。

当一项发明不足以被人类控制的时候,他的走向是让人恐惧的。近期ChatGPT出现了推理能力指数级提升,而OpenAI的开发者却无法解释这种推理能力从何而来。

虽然OpenAI创始人山姆·奥特曼说“AI有可能毁灭人类”有点危言耸听。但是,奥特曼对产业方向的判断却无法让人忽视。他笃定,人工智能将会主导整个科技发展的未来。

以前Jack Ma有一句话叫“所有的产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新做一遍”,现在,“所有的产业都值得用AI重新做一遍”也是成立的。之所以越来越多的公司投入到人工智能开发的“军备竞赛”中,无非是AI会赋予企业更多的竞争优势和市场机会。

在这种撕裂和争议中,奥特曼的投资新动向让人遐想。他竟然没有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AI的深度开发上,当诸多公司陷入AI开发的“军备竞赛”,甚至相互攻击的口水战中,奥特曼似乎已经走向了新的产业创新的星辰大海中。而这些领域可以作为未来产业方向的指引吗?关乎人类发展的未来吗?

奥特曼的第一个投向是可控核聚变,也是他花钱最多的一个方向。

奥特曼2022年向一家名为 Helion Energy 的核聚变研究公司投资了 3.75 亿美元。奥特曼说“这是我做过的最大一笔投资。”

Helion Energy 2013 年创立,创始人是大卫·科特利(David Kirtley)等,总部在美国华盛顿州的埃弗雷特。这家公司的发展方向,是建造世界上第一个商用核聚变发电装置。

传统认知的核聚变代表着巨大的毁灭力,而Helion 探索的新技术叫“磁惯性聚变”,和AI一样,能被人类控制的巨大能量也可以成为安全的能源。“磁惯性聚变”是通过磁铁产生的高磁场来压缩燃料产生核聚变反应,这种技术生产的能源,一是清洁,二是低成本,三是源源不断。

这恐怕是奥特曼看中核聚变领域的主要原因。在GPT开发的过程中,最大的痛点是太过消耗能源,以至于大多数公司都耗不起。由此训练通用大模型无比烧钱。换句话说,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唯一制约就是能源。

据国盛证券报告,大语言模型的训练成本介于 200 万美元(约14万人民币)至 1200 万美元(约8300万人民币)之间。以 ChatGPT 在 1 月的访客平均数 1300 万计算,其对应芯片需求为 3 万多片英伟达 A100芯片的 GPU,每日电费在 5 万美元(约34万人民币)左右。

大模型训练60%的成本是电费。据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HAI)发布的《2023年人工智能指数报告》,训练像OpenAI的GPT-3这样的AI大模型所需消耗的能量,足可以让一个普通美国家庭用上数百年。

马斯克抛弃了OpenAI之后,微软之所以最终成为接盘侠——支持者、投资方,是因为微软财大气粗。试问谁能像微软一样,一下子就拿出100亿美金给OpenAI呢。

360董事长周鸿祎4月12日在“得到”的直播间说,“人类文明所有科技树的发展,最后的本质都要归结为能源自由。前段时间,美国传来两个消息,不知道真假,一个是可控核聚变,一个是常温超导。我希望这两个消息是真的,因为这两个问题解决了,人类的能源问题就彻底解决了。”

目前,国内的AI大模型创业如火如荼。诸多科技公司下场,以及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搜狗创始人王小川、美团原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等也纷纷投身大模型开发的洪流中。

大家好像都明白,虽然创业要过硬的技术,但更重要的是信心。于是百度董事长李彦宏说“文心一言和ChatGPT只有一两个月的差距”;王小川纠正他“追上ChatGPT的水平,今年年内才能够实现”。

AI大模型训练建立在三个核心因素之上——算力、算法、高质量的大数据。

业内公认的一个说法是,1万枚英伟达A100芯片是做好AI大模型的算力门槛。据《财经十一人》的统计数据,国内拥有超过1万枚GPU的企业不超过5家,其中拥有1万枚英伟达A100芯片的企业最多只有1家。也就是说,单是从算力这个衡量指标来看,国内能在短期内布局类似ChatGPT的选手十分有限。

而且海量的数据进行训练还需要企业工程化的能力。所以,除了能源的制约,中国选手竞逐AI赛道有一大堆难题需要克服。

奥特曼的第二个投向是人形机器人。

有业内人士认为,人机交互最好的载体就是人形机器人。

3月份,挪威机器人公司1X Technologies宣布完成A2轮融资,共筹集到2350万美元。OpenAI旗下的创业基金领投了此轮融资,其次是Tiger Global(老虎全球管理基金),以及一批挪威投资者参与其中。

马斯克在有些领域和奥特曼有一致的判断。马斯克认为,机器人业务比汽车业务更有前景。2022年9月,特斯拉还发布了自己的人形机器人“擎天柱Optimus”。

可以想象,OpenAI加持下的人形机器人,就像让机器人拥有了大脑。会比以往的工业化机器人更加“智慧”。这非常有科幻场景。

大模型只有跟产品结合,只有场景化,才可能改变各个行业。而人形机器人可以应用到各种服务场景中去——个人护理、协助科研、教育、社交等等领域。人形机器人是人工智能落地的应用场景,也是人工智能后的下一波浪潮。

奥特曼的第三个投向是生命科学。

《MIT Technology Review》(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最近报道称,奥特曼投资了一家名为Retro Biosciences的公司,这家公司试图通过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延长人类寿命。

碰巧,4月份,马斯克在接受《Insider》的采访时也谈到了生命科学。《Insider》问他:你个人对长生感兴趣吗?

马斯克则说:我对延长寿命的技术不感兴趣,我们不应该尝试让人活得太久,这会导致“社会窒息”。事实是大多数人老了以后不会改变想法。永生会让社会受困于旧思想,社会也不会进步。

虽然全世界有很多公司专注于人类抗衰老、保持健康的研究,但是人类活得太久却是个争议性话题。

不过从以上三个方向却可以看出,人工智能、能源,生命科学,是奥特曼关注的三个关乎人类的最根本、最重要的赛道。当奥特曼、马斯克这些地表最有前瞻性、最有技术能力的狂人都瞄准这些领域时,在其引领性效应下,相信这三大领域都会迎来产业的质变期。

就像3月17日马斯克放言“2029年人类要登陆火星”。很多遥不可及的事情都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猝不及防地发生。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