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内容创作受益AIGC发展 创作者经济或迎新时代

AIGC行业资讯9个月前发布 admin
2,756 0
日前,北京市发布了《2023年市政府工作报告重点任务清单》,其中提到要着力建设全球数字经济标杆城市,落实北京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推动数字经济全产业链发展,创新公共数据授权运营,深化公共数据开放、数据交易流通,提升数据要素治理能力。

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创新演进,国家层面对释放数据要素的价值高度重视。去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对外公布,提出20条政策举措。2022年9月,上海成立了全国首家面向数据要素市场的国资企业,致力于带动社会与企业数据的汇聚融合,促进数据市场化,向社会输出数据价值;北京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北京市数字经济促进条例》明确规定了数据汇聚、利用、开放、交易等规则。

数据要素是数字经济时代的“石油”。在业务贯通、业务智能决策中,数据价值持续凸显释放,譬如近期全球爆火的AIGCAI Generated Content),就是数据驱动业务模式创新的典型应用。

AIGC火爆全球,创作者经济模式迎来巨大变革

AIGC,简单来说就是由AI自动化生成的内容。互联网时代,内容生产方式几经变化。在Web1.0时代,由PGC(Professionally 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生产的内容占据话语权,比如电视、媒体行业生产的文字和视频;Web2.0时代,用户可以自由读写,因此,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成为主流;当时代走向Web3.0,生成式AI相关技术的飞速发展,让AI写作、AI问答、AI自动编程、AI绘画AI视频生成和AI语音合成等新型内容创作方式开始普世。

2022年11月,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开发的“全能型”聊天机器人ChatGPT面世,它能够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根据聊天的上下文进行互动,并协助人类完成如撰写文章、脚本,制作商业策划,创作诗歌、故事,甚至编程等一系列活动。可以说,AIGC的繁荣发展,将直接影响内容生产方式,创作者经济模式将迎来巨大变革。

譬如,创作者们通过AIGC辅助生产,可以成倍提升内容生产效率,而且非专业或跨专业的创作者也可以借力AIGC,创作形式更多元的内容。

内容创作受益AIGC发展 创作者经济或迎新时代AIGC给创作者“赛博喂饭”,国内红人经济率先受益

有媒体曾指出,AIGC会对内容创作领域有所冲击,比如会抢一部分文字、绘画类创作者,甚至社交红人的“饭碗”。事实上,AI生产的内容是经过大量人类创作内容“投喂”而来,并没有主观能动性,内容的思想源头依然来自于人类。从目前的市场来看,AIGC主要功能还是偏向辅助创作的“生成工具”,譬如目前百度发布的AI作画产品“文心一格”,创作者可以通过AIGC来简化内容生产流程和执行动作,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内容创意中。

而从长远来看,自主生成“原创内容”势必会是AIGC众多发展方向中的一个重点,当AIGC通过大量数据学习积累的知识产生信息更准确、形式更丰富的内容时,不仅不会抢创作者“饭碗”,甚至会“赛博喂饭”,为其带来更多的商业机会。一些小众领域、专业垂类的品牌营销需求,在有AIGC的内容生成辅助下,创作者、红人可以快速了解该领域,并通过AIGC生成创作“初稿”,一方面能降低双方沟通成本,节省营销预算和时间周期;另一方面,也能让更广泛的创作者、红人群体“恰到饭”,进而大大提高依托于创作者生产力的红人营销需求转化率,使红人新经济更好发展。

需要注意的是,国内对于AIGC的应用,虽可大幅增加红人经济的内容供给,提高创作者、红人的需求转化率,进而使字节、百度、微博、小红书、天下秀这类业务依托创作者或重内容生产的平台、生态类公司获益,但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平台内容的暴增也将对平台原有创作生态带来冲击。

譬如,短期内AI大部分生成的内容还是“一眼假”,若此类内容泛滥,则会导致内容质量良莠不齐;大量内容一股脑的涌入,导致平台内容审核压力骤增,虚假、不良信息等违法违规内容流出概率加大;此外,通过海量素材投喂训练的AIGC也会引发的新型版权侵权问题,关于AI绘画、AI写稿等侵犯版权的相关诉讼或将成为一大内容治理难题。

虽然有许多伴生难题挡在路前,但无论如何,创作者经济走进AIGC时代已势不可挡,创作者也会因AIGC的发展拥有更多新的变现方式,如Web3.0时代下的元宇宙数字内容资产打造。

宇宙建设需要AIGC,加速内容供给催生商业生态

众所周知,建设“虚实融合”“数实共生”的元宇宙需要海量的数字原生内容填充,这些内容无法由几家公司满足,需要开发者和创作者的共建。因此,如百度希壤、天下秀虹宇宙等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元宇宙产品大多配置开放平台,以接纳更多创作者创作的数字内容。

以天下秀开发的元宇宙产品Honnverse虹宇宙为例,虹宇宙通过开放的内容、应用平台搭建了一个3D虚拟生活社区,不仅可支撑用户在虚拟世界中的社交、娱乐,还将天下秀的“创作者经济”基因引入虹宇宙,为内容创作者打造了新的展示平台和变现方式,助力品牌方构建更加生动的营销场景及模式。

这些由“虹宇宙开发者”PGC生产的“基础设施”,和传统创作者UGC生产的内容,目前能基本满足虹宇宙的内容需求,但伴随着元宇宙发展,虹宇宙商业化进展加速,虹宇宙将涉及到大量数字人、虚拟场景和虚拟资产建设,传统的人力创作模式无法满足虹宇宙庞大的内容需求,效率的不足也掣肘内容生产规模的扩大。AIGC可降低创作者内容生产门槛,让专业创作者和个体创作者自由发挥创意,加速虹宇宙数字内容供给,并迎来全新的变现形态。譬如未来手绘师通过AIGC可以将2D内容转化为3D作品,并将生成的作品进行售卖;Web2.0时代的社交红人可以在虹宇宙中通过AIGC生成风格独特的数字藏品,并在虹宇宙的世界里运营IP,拓展红人IP价值;甚至一些技术达人可以通过AIGC写段代码,在虹宇宙里放飞想象的同时,获得报酬。

内容创作受益AIGC发展 创作者经济或迎新时代

就像ChatGPT 给出的关于“AIGC能否取代人类”的回答一样,从近未来来看,AIGC无法替代人类思考,只是数字经济时代辅助业务贯通、业务智能决策的工具,现在仍处于发展初期,存在许多尚未触达的领域。但无论如何,这个万亿赛道已然开启,对于国内的企业来说,无论是AIGC本身,还是相关产业赋能,都将会是新一轮“抢滩登陆”的起点。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