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不香了?互联网成围城如何突破

AIGC行业资讯11个月前发布 admin
2,909 0

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转码”一直被认为是找不到工作的灵丹妙药。所谓转码,就是转行做程序员。专业太偏了?没关系,你可以转码。失业了?没关系,你可以转码。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转码。程序员工资可观,一段时间内相对稳定。在中国,海对岸也是如此。“转码”的背后是无数阶级跃升的梦想和对生活重新开放的向往。

然而,Vox4月21日发布的最新报告狠狠打了这种想法的脸。最近一年,互联网公司裁员毫不手软,亚马逊Meta、推特等大厂大手一挥就裁掉上万人,每裁一次都要上一次头条,每裁一次都有一大堆人上街游行,但他们还是照裁不误,越裁越凶。亚马逊裁了两轮了还要裁,马斯克接手推特后更是直接砍了一半人马。报告显示,科技公司仅在2023年就裁员17万人——其中20%都是程序员。

程序员不香了?互联网成围城如何突破

Vox发布裁员调查,其中程序员大幅领先于第二位的hr,占2023被裁员工的19.3% / Vox

可不要以为互联网公司里面全都是程序员。实际上,这些公司只有14%的岗位是程序员,可以说裁员率是相当高了。当提到经济下滑,公司裁员,人们想到的第一个被裁的倒霉蛋大概不是文员就是销售,但是数据显示程序员才是首当其冲,且远远领先第二名的hr,在裁员比例上断层第一。

这是因为需求降低了。疫情期间,所有人都在家宅着,对互联网服务的需求飙升到了历史高度,互联网企业闻着味儿就雇了一大批程序员。但是赶着疫情带来的势头迅速扩张后,项目做完了就是完了,再留着这么多人也没用了。马斯克来推特至今砍掉了80%的员工,产品却运转如初,其他互联网企业当然是纷纷效仿。

再加上经济下滑,公司利润大幅缩水;AI兴起,ChatGPT甚至可以教程序员编程,还比程序员便宜。公司观念大为转变,从“网罗天下人才”到“给公司减肥“,裁员的剪刀悬在每个人的头上。扎克伯格说2023是个“效率年”,亚马逊CEO安迪杰西说2023是个“精简年”,用此不同,唯一不变的就是2023是个“裁员年”。

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基恩评价道:“以前人们不惜一切代价招聘到最优秀的人才”,为此头部大厂程序员工资畸高,Facebook程序员一年动辄四五百万人民币,推特也是三四百万。而现在“公司有成本意识了。”他表示“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互联网公司这种心态。”扎克伯格更是直言:“现在世道不一样了”。

不过,被解雇的程序员仍然可以去别家履职,整体科技行业对程序员的需求还是有的。但是那么高的工资待遇已经是可遇不可求了。被推特开除的程序员们接受CNN采访时,说现在互联网行业的就业市场像是坐过山车,还有人说像是打游戏一样刺激。

基恩接管了无数学生。他说,过去,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要么想去硅谷,要么想去行业巨头。现在的学生只想着在制造业找个班就够了。无数人想通过研究生或培训班转入“代码”,里面的人也想走出来。一个行业是一座围城。“以前受过训练的学生只想进科技公司,现在手里有更多的替代品。”科恩说:“有时候你必须开扩你的视野。”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